首页 日本篮球赛 德国建筑 伊朗文物摩洛哥经济 法国军舰 叙利亚景区 缅甸汽车 赞比亚足球 赞比亚军事 葡萄牙新闻 德国明星 阿根廷科学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看见看不见的城摩洛哥印象集

记者:admin 时间:2019-11-06 22:41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赞比亚军事】:驴友环球自驾游在赞比亚遇困
摩洛哥经济】:出口到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
叙利亚景区】:叙利亚媒体说叙土军队在边境
缅甸汽车】:行业资讯 世界主要二手车进口
摩洛哥经济】: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称:经济

  

看见看不见的城摩洛哥印象集

  绕来绕去眼看着靠近酒店了,居然被一台横卡在路边车子挡住了去路。司机什么都没说,自顾下了车,在街角又是抓耳挠头,又是踱步打电话。没过多久,居然回来把引擎也给息了。我跟老王互看一眼,确认眼神之后觉得大事不妙。又过了不时,昏暗的街灯里闪出一老一少两个人影,是酒店派过来的领路人,我们这才放下两颗忐忑的心。

  期间享受了颠覆三观的 摩洛哥 式传统搓澡,打通任督二脉的按摩,并且勇敢的迈出了独自游走麦地那的第一步,从菲斯酒店走到蓝门,又从蓝门走回来。

  虽然之前做过很多攻略,也在一些vlog里面看过 马拉喀什 机场的尊容,但真正见识到,其精良的设计和现代化程度,竟然让我们有种大开眼界的震撼。

  还有那些形形色色的小贩,孩童,骗子,小偷,诗人,织妇,赶驴人,流浪汉,浪荡艺术家,傲慢的富商。

  摩洛哥 ,这个一直神秘,后来又被一直神化的 北非 迷境,似有若无的出现在了书里的每一个章节,又肆无忌惮的填满着我们这些肤浅的猎奇者心里那点各式各样的,对于异国情调的幻想,对于陌生感的迷恋,还有对于未知世界那欲罢不能的复杂情绪。

  可能是紧张过度之后卸下心防的虚脱,我好像是又陷入“催眠”一般,浑浑噩噩的跟着走入深巷。巷弄里人烟稀少,偶尔可见临街而坐的流浪老者,衣衫褴褛,我们经过时,会抬起低垂斑驳的眼皮,扔给我们一个凌厉的眼神。

  沿街而坐观察过往人群,看到不计其数埋头跟Google Map较劲的自由行游客,个个眉头深锁愁容满面。一对年轻的背包客刚从眼前走过,不出三分钟只见他们又原路返回,脸色阴沉。我跟老王很不厚道的相视窃喜,莫名的骄傲自满飘飘然。

  说实话, 摩洛哥 人强买强卖的招式我们是见识过的,确实吃不消。但遇上跟之前软磨硬泡有着天壤之别的高冷态度,倒也让我跟老王颇有点不被重视的失落感。不过,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丹吉尔老城服饰店里跟我们寒暄的老者告诉我们,他下个月要去 美国 ,因为他儿子在苹果上班,最近还喜添金孙。菲斯领路的少年兴奋的向我们介绍他喜欢的嘻哈音乐,并邀请我们去他有朝一日要开的餐厅用餐。

  之后逛街扫货,路边的商贩们都没了此前争抢拉客的激情,个个爱理不理的坐在店里低头玩手机,等着关门下班,完美诠释生无可恋。

  可能是精神紧绷,也可能是语言不通,正常情况下跟谁都自来熟的天秤座老王,在丹吉尔和菲斯的头几天可以算是非常克制了。最后一站到了 梅克内斯 的下午,我从餐厅厕所出来,只见暖洋洋的 日光 洒在门口的红皮铁制折叠椅上,他跟大哥接地气的并肩而坐,插科打诨,好不和谐。

  10分钟前从 瓦伦西亚 的飞机上下来一路狂奔,始终不敌出关窗口前混乱的茫茫人海。一边心中不断咒骂 马德里 机场的管理低效和无序,懊恼自己为什么把转机时间卡的那么紧,一边还不断提醒自己,这事不能怨天尤人,在情绪低落失控的临界点绝不能出口伤人。

  包的车是酒店安排的,司机大哥是前空军,也是又酷又少言。路上小插曲,弯道逆行超车被交警叫停,大哥下车一番交涉,掏出压在坐垫底下的证明,居然被放行了。回到车上突然就好像跟我们是患难见真情的好兄弟一样,得意的寒暄起来。我们这才发现原来他英文这么好。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他这样,千百年如一日,遗世独立得毫不迎合,又富丽堂皇得谦卑得体。柳暗花明,曲径通幽这类的词语,在这里都显得片面和苍白。

  按原计划,我们应该是搭乘中午12点的火车往菲斯方向出发。由于延误了一整天,老王跟我决定换乘六点左右的末班车,多留一些时间给这座港口之城。又或者我其实已不自觉的慢慢喜欢上了这座复杂又纯粹,钳制着 直布罗陀 海峡命门之地的海滨之城。

  之前丹吉尔的匆匆一瞥,对菲斯的五味杂陈,心里多少有些失望大于期望的落差。加上旅程进行到第十五,六天,一路奔波劳累。游历到 马拉喀什 ,我们原本已经有些倦怠和波澜不惊。但到达 马拉喀什 机场的时候,我们还是惊了。

  11:35pm, 火车站出来,酒店安排的司机已在外等候,这次是个皮肤黝黑寡言少语的大叔,可能是语言不通也懒得寒暄,大叔沉默的风格跟丹吉尔的酷小哥如出一辙又有些不同。夜色中的菲斯,神秘莫测。

  从 摩洛哥 回来 洛杉矶 一个礼拜,箱子还没清空,又马不停蹄的打包北上回湾区。生活的叙事方式总是合乎情理,秩序井然。即使是意料之外,也总是有它的道理。忙乱中一些潜意识里曾被忽略的情绪开始暗涌,在那些不期而遇的时间点闪现,又一如写在水上的文字,无影无踪。

  城,还是那座城,疆土,还是那一片疆土。只是千百年人来人往,每个过客都以不同的视角记录着,讲述着,便给了她千百种预设的面貌。

  羊头肉,蜗牛汤这些诡异的食材,可能还真的只有什么都敢吃的 中国 胃才招架得住。

  真正理解她的美,总是要等到良久之后,某一个风平浪静阳光柔软的日子里,某一个尘埃落定的回味瞬间,突然你就懂了。

  马拉喀什 的第二个整天,我们几乎是在落汤的动荡中度过的,怀揣着一颗被瓢泼大雨浇得慌乱的心,迷失在充饥御寒的执念中。

  相比丹吉尔和菲斯, 马拉喀什 确实现代化,国际化很多,民风也 开化 很多。街上游客往来,穿着都很随意。在这个禁酒的国家, 马拉喀什 的很多餐厅和旅馆里也都可以点酒。晚餐后我们到一家名叫Kosybar的酒吧直接开喝。几杯下肚,我跟老王整个人的状态都放开了不少。老王更是直接跟餐厅的驻唱,声音超级磁性的黑人大叔飙歌。邻桌的 荷兰 夫妇也凑过来掏家底,并诚意分享雪茄。

  而我,也是直到今天才发觉,喜欢这件事,在我们时常被琐碎蒙蔽,一直看不清稀的时间线索里,发展的如此缓慢又从容。以至于,我倏然发现他的存在时,已深陷其中,越发觉得沉香。

  小哥酷到不行,见到我们,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一点头,二话不说将我们的行李放倒在后车厢。上车之后老王就按耐不住了,小哥的playlist又炸又燃。一路顺风,从 新城 到了麦地那。

  原来所有浓烈的情绪铺成出的局面都是如此不动声色,让人后知后觉。原来我们走过路过见过的跌宕起伏,善恶美丑,还有我们遇到的世界,在我们生命轨迹里留下的不是印记,而是四两拨千斤的调转你前进方向的助力。

  行程仓促,即便在丹吉尔一路有同行的伙伴,美食美景的佐味和精神的洗涤,直到离开之时,我似乎还来不及品出这里的美好。

  我临时起意,决定犒赏安抚一下老王小公舉焦虑的情绪,在城里最奢华的酒店Riad Fes里订了水疗按摩和晚餐,整天行程的主题就是纨绔子弟之糜烂无度的挥霍时光。

  该去的地方都去了,该打卡的景点都打卡了,在该被宰的店里我们也都心甘情愿的被宰了。不痛不痒的过完一天,很多景点都不让非穆斯林入内参观,也就走马观花过了一遍。

  Alvaro, Toby还有我跟老王四人在麦地那里“招摇过市,扫货血拼”。其实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但一个白人,一个拉丁裔混血,加两个讲英文的 亚洲 人(其中一个还是不 包头 巾的女人)走在一个穆斯林国家的老城,这样的组合要想不引人注目实在很难。现在回想起来,我愿意相信他们对我们更多的是好奇而不是敌意,而在当下,我们四人免不了战战兢兢谨言慎行。

  因为他的华贵和套路都隐藏的如此之深,揭示得如此漫不经心,又恰到好处的让你看出设计过得痕迹。

  走上Palais Zahia的 天台 ,见到悠闲啜饮薄荷茶的大个子Brad,想想过去24小时的种种波折,如同见到亲人一般,心里那一阵感动,恨不得一声呼唤,两行热泪。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傲慢又偏见的觉得不会喜欢这里。约好在丹吉尔碰面的朋友们 都安 排到22号才离开,我固执己见的决定只预留20-21号两天。(结果因为误机还少了一天??说是特立独行,其实就是不合群)

  隔天一早趁着雨还没落下来,我们决定拜访YSL的花园和博物馆。在浓烈的色彩里游走,时常让我想起 墨西哥 女艺术家弗里 达卡 罗的蓝房子,一样饱和的色调,一样冲击的对比,一样义无反顾的表达。

  喝到最后酒吧里仅剩的三桌客人亲密无间的跨种族,跨文化,跨语言的并成了一桌。大声的喧哗,热情的相约明日再见,可是天知道,我们明日也许从此就相忘于江湖。但那又如何,萍水相逢,但求今朝有酒今朝醉。

  机场是很美妙,诚意的欣赏担待得起也无可厚非,而我心里知道, 我跟老王那一瞬间蹦出来的惊呼声里,更多的是如释重负的松快。现在想想,那种过度的反应的确有点常年在发达国家养尊处优不识人间疾苦的大惊小怪,狭隘局促得很。

  出门前,我就带了一本书在途中解闷。很多人说这本书故弄玄虚的做作,装腔作势的文艺。言论千人千面,我自己倒是很享受每到一城,便拿出来翻翻,对比一下我所闻所见的一切,在这书里是否能找得到一丝蛛丝马迹的镜像。

  摩洛哥 的最后一站,四大皇城之三的 马拉喀什 ,算是很给脸的在我们到达第一晚hold住了呼之欲出的瓢泼大雨,让我们得以干爽的享受了“最后的晚餐”。

  十月底 摩洛哥 八天,是紧接着 西班牙 发生的。从第一天 马德里 到丹吉尔的误机开始,到 马拉喀什 滂沱的大雨,这场我们精密计划了小半年的 北非 逃离,一步步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演变成了一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变法,注定和别人的际遇不同。

  各种方案都测试推演一遍后发现,这三项因种种非人为因素无法成行,而且我当时感冒加重,最终决定找一个高级酒店,糜烂的休整一天,隔日再启程。

  老王对于当地的油腻,套路,脏乱和绑手绑脚,没人领路就出不了门的窘迫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惊叹 摩洛哥 本地族群波 波尔 人极具风格的民族服饰的同时,在圣罗兰神一般的设计和生平中触摸大师的灵魂。先生说, 摩洛哥 让他找到了色彩,而今天的 马拉喀什 也因为圣罗兰留下的轨迹而生动迷人。

  跟我们在丹吉尔遇到的酒店经理同款油腻的菲斯酒店经理,给我们安排了一个精通五国语言的老师傅,还安排了个老司机带着我们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闲逛麦地那以及周边。

  路过很多 欧洲 人看我们吃得天昏地暗,忍不住凑上前,结果一看碗里的东西就吞吞口水默默退下。

  后来的两天,寒流来袭,气温从20多度骤降到8度,风雨交加得就像天空破了一道口子。天真的我看着一箱子花花绿绿的夏装,只好一件件的挑战叠穿的极限。

  抱着一种狭隘殖民者的心态和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好像自己彻底征服了这座令人头晕目眩的老城,和城中纵横交错的9400多条街。

  当期待已久的虚幻和想象在眼前一一呈现,揭面的瞬间,美感往往容易被新鲜感和难以抑制的激动情绪所掩盖。

  跟着好兄弟一整天的奔波,回程的时候我跟老王完全顾不上前几日的紧张焦虑,卸下包袱,双双肆意昏睡。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甘共苦过的。

  微凉拂面的海风搅动着我心中正在酝酿的呼唤,刹那间,这座城仿佛是听到了我心中的激荡,远远的清真寺塔尖传出悠长的宣礼召唤,声声入耳, 塔塔 相连。清亮的颂词波浪般传递着,不一会儿,整座城都被神圣的声浪笼罩。我说不出话来,只是静静地听着这些我听不懂,无法信仰,却又止不住被震撼、被感动的字句。

  驶过凛冽森严的皇宫,穿过几段漆黑幽冷的弯道,麦地那的金色城墙赫然跃出地平线,熙熙攘攘的行人车辆无序的交织。我们弯弯扭扭的开进城里,我一路“昏迷”,老王一路上紧盯着Google Map。

  之后回想起来,记得最清晰的依旧是向导老师傅在街巷里微光反照的身影,和擦肩侧身时瞥见蒙面妇人那双浓妆深邃的眼眸。

  早两天来的小水晶和John已经替我们摸清了地形,熟门熟路的带领我们在充满市井烟火气的夜市里直接上手,和当地人并肩大快朵颐。吃法虽然糙了点,味道确实没得说。点了一盘又一盘。

  行李箱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极其突兀的划破着夜深人静的俱寂。走着走着,睁眼就回到了千年前。

  颓丧了十分钟,我俩小心翼翼的开始思考危机应对措施,尽量把损失降到最底。各类提议里包括且不限于:

  这里的一切仿佛一千零一夜的浮世绘,吊诡鲜活,有血有肉,有故事,有预言,有酒也有茶。

  让整个事件演变成一对 亚洲 夫妇在 马德里 机场破口大骂大打出手的社会新闻。跟老王认识这么多年,我也算是从一个极端悲观主义宿命论者进化成了积极正面阳光向上的好青年。而且我们俩也有共识 ?

  到丹吉尔之前,我看了很多遍 安东 尼波登的未知世界里面关于这里的一切。纪录片里的,丹吉尔这个与 伊比利亚半岛 上的 西班牙 隔海相望,被流放的政客文人奉为救赎之地、无界之城的港口,被描述得暗黑诡诈又生机勃勃。

  放眼望去,错落的老屋和对面阳台上摇曳的彩色衣衫之外,就是碧蓝的晴空和荡漾的 地中海 。

  我见到了看不见的城,见到了别人见到的城。而现在看来,我也见到了我的版本里拨开迷雾后她理所当然应有的样子。

  之后加入Brad和Laurel, 六人成行,在巷弄里吃到了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鱼。餐厅名字耿直的就叫鱼的味道 - Le Saveur de Poisson.

  原来我们从陌生到熟悉,从遮掩到坦诚,从局促到释然,从拒绝到理解,需要的从来都只是行走和沉淀的轮回和交叠。

  从菲斯出发四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摩洛哥 四大皇城之二的 梅克内斯 Meknes。途中驰骋在辽阔的 非洲 大陆,停靠眺望西 迪沙 赫德水库Barrage Sidi Chahed的优美风景,在瓦鲁比利斯Volubilis的古 罗马 遗迹里消磨了半日时光,远观童话般的圣城穆莱伊德里斯Moulay Idriss,最后抵达 梅克内斯 。

  马拉喀什 气场两米八的皇室画家遗孀Gloria以及她又萌又丧的大管家阿卜杜拉。因为我们给了可观的小费连着两天义务为我们驱赶小流氓的地头蛇广场一哥。

  摩洛哥 的当地人都翻出了过冬的羽绒服,说碰上这种鬼天气也实在是需要运气。

  我们的酒店在麦地那外围,城墙边上。入住后稍作休整,迫不及待的深入麦地那,跟前一天已经到达的朋友们汇合。其他人都住在Petit Socco旁边的Palais Zahia。Again, 老王跟我“不合群”,喜欢搞小团体主义,没有跟其他人住在一起。两间酒店各有各的优缺点。我们住的Riad Mokhtar位处相对安静安全的老城外,风格温馨,朋友住的Palais Zahia楼顶 天台 更美,但位处老城中心,嘈杂且略老旧些。

.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